清明孝親報恩水陸大法會

圓光水陸法會因緣

共邀發心菩薩 護持僧伽教育

圓光寺自開山祖師上妙下果老和尚以來,即體認佛學教育對於僧伽之重要。故於民國三十六年創辦台灣最早的佛學院---台灣佛學院,禮請慈航菩薩主持院務,開啟了台灣僧伽教育之先河。爾後,現任住持於民國七十年秉承前賢作育僧才之悲願,將台灣佛學院復學,更名為圓光佛學院,奉獻僧伽教育不遺餘力。二十餘年來,圓光佛學院辦學有成,不僅成為台灣佛學教育之重鎮,更名揚海外,亞洲各國留學僧人慕名求法者絡繹不絕。

近年來,院長更本著作育僧才以教化眾生、住持正法、續佛慧命的悲心,為使佛學院、研究所正式立案以培育更多的僧青年而籌建佛學館。為此,圓光護法會及校友會聯合主辦水陸大法會,籌募基金、建館育僧。目前第一期男眾佛學院工程已經完工。第二期工程即將奠啟,故再次啟建水陸大齋勝會,懇請諸山長老共襄盛舉,共同護持圓光僧伽教育;期與十方善信參加祈福超薦功德之際,繼續護持共同完成僧教育之大業。


關於水陸大齋勝會

洞恆編撰

水陸法會是「法界聖凡水陸普度大齋勝會」的簡稱,又簡稱水陸道場、水陸齋會、悲濟會、水陸大無遮會等。水陸法會是佛門佛事中最隆重的一場勝會,用以普濟天、人、修羅、地獄、餓鬼、及畜生六道群靈。《佛祖統紀》記載水陸法會之緣起及名稱是因為南朝梁武帝夜夢神僧告知「六道四生受苦無量,何不作水陸大齋以拔濟之」。梁武帝遍問諸出家沙門而無有知之者,唯寶誌禪師勸說武帝可廣尋經論,如是必有因緣。梁武帝遂日月披覽大藏經,歷時三年創製儀文。於夜分時,熄諸燈燭,武帝親捧儀文於佛前白曰:「若此儀文,理協聖凡,願拜起燈燭自明;或體式未詳,燭暗如故」。言訖佛前一禮,燈燭皆明;再禮,宮殿震動;三禮,天上雨華。於是,在天監四年二月十五日(有說約公元505~507年間),於金山寺依儀文修設水陸道場,詔請沙門僧祐律師宣文,梁武帝親臨道場修供。此乃中國佛教史上第一場水陸勝會。

水陸法會的殊勝奇緣

水陸法會緣起於梁武帝夜夢神僧告知應當設水陸大齋以救濟受無量苦之六道眾生,此是奇緣之一。歷時三年製成儀文,武帝於佛前啟稟以求儀文理協及體式如法與否,遂得燈燭自燃、宮殿震動、及空中雨華之應可,此是奇緣之二。

水陸法會緣起於南朝梁武帝,靈應諸多,一時水陸齋會大興;但到了周、隋則不再盛行。然而到了唐朝咸亨二年(公元671年)西京法海寺神英禪師一夢而重設水陸大齋而使其再度盛行。《佛祖統記》記載西京法海寺的神英禪師一夜夢見泰山府君召請他前往說法。後來他在方丈室獨自禪坐時,有一異人前來告之說,他是在泰山府君竊見禪師說法尊容,也曾聽聞世間有水陸大齋可以利益幽冥界眾生,此儀文是梁武帝所創集,而今有大覺寺的吳僧義濟法師收藏。他希望禪師能前往求取,並於來月十五日在山北寺如法修設水陸大齋。神英禪師前往大覺寺果真請得水陸儀文。遂於次月十五日依文修設之後又見此異人及其徒屬十數人前來致謝,並自我介紹說他是秦朝莊襄王(莊襄王是秦始皇的父親,秦朝至唐朝咸亨距九百四十年之久)。又指身邊的人說這些人是范睢、穰侯、白起、王翦、張儀、陳軫,他們都是秦朝大臣,都因有罪被囚在陰府。此異人又說梁武帝在金山寺修設史上第一場水陸齋會時他也有到場,但是那個時候得脫離陰府的是紂王之君臣(西元前一千餘年的王朝,距離梁武帝年代約一千八百餘年),而他則是只能短暫息苦,因為獄情未決。而這次就蒙水陸齋懺得以與親屬及列國君臣一起承此法力得生人間;想到再投生人間時已在異國,故特別前來致謝。言畢既不見。此奇緣之三。自此以後,神英禪師常修設水陸大齋流行天下。

另一奇緣,《佛祖統紀》記載是在高宗建炎四年(1130)所建水陸大齋。此為多年戰亂而亡之人所修設。水陸大齋其間夕時有非常多鬼神眾來與會,亦有人夢見戰死者忻然相慶,以為承此法力得生善趣。

水陸法會的歷史

梁朝 武帝
天監四年
公元505 梁武帝夢神僧請為六道群靈作水陸大齋而遍覽大藏經創製儀文,於金山寺初修水陸大齋。
後經周朝及隋朝之變亂而不再盛行。 後代稱此為北水陸。
 
唐朝 高宗皇帝
咸亨二年
公元671 神英禪師因為異人意示向吳僧義濟請得所收藏的武帝所製水陸大齋儀文,在山北寺設水陸大齋,重興大齋會。  
宋朝 神宗皇帝
熙寧年間
公元1068-1077 東川楊鍔 根據梁武帝儀文,撰成《水陸儀》三卷,盛行於世。  
宋朝 神宗皇帝
元豐年間
金元1084~ 著名的佛印禪師(了元,常與蘇東坡辯禪)在金山時因海賈之請在寺設水陸大法會。
佛印禪師親自主持,法會盛大壯觀,遂以 “金山水陸” 馳名天下。
金山水陸
宋朝 太皇太后高氐
元祐八年
公元1093 蘇軾(蘇東坡)是年妻子王閏去世,為亡妻而設水陸道場。他請來好友、名畫家李公麟畫釋迦牟尼佛像及十六位大阿羅漢弟子像,自身亦作法像贊十六篇,供於水陸法會上堂。古來水陸法會都非常盛大、鋪張,而蘇軾性喜簡樸,故此次水陸極為簡約。
此次大會又名為眉山水陸,亦可稱水陸法會蘇軾版。
(http://www.ylib.com/search/qus_show.asp?BookNo=SE0033)
現今水陸大齋會中都有懸掛佛、菩薩、阿羅漢等許多畫,或許其乃始於蘇軾。
眉山水
南宋 孝宗皇帝
淳熙五年
公元1178 宰相魏公史浩(真隱史越王)造訪金山寺,見金山水陸之盛,乃發心施田百畝,於東湖月波山月波寺,四時設水陸普度大齋,以為報天地君親之恩。他依金山舊儀文重新製作新儀文四卷,疏辭刻於石殿壁,儀文刊板於寺。孝宗皇帝還特頒『水陸無礙道場』宸翰扁額。此稱為北水陸。
但據《靈峰蕅益大師宗論》批說「金山舊儀,被宋元以來世諦住持,附會添襍,但事熱鬧,用供流俗士女耳目,世稱為北水陸也。」
北水陸
四時水陸
南宋 度宗皇帝
咸淳年間
公元1264-1274 月波山附近的尊教寺,道俗人眾共三千餘人,亦隨之施財置田設四時水陸大齋。但其所依儀文則另由志磐法師根據史浩的《水陸儀文》續編成《水陸新儀文》,或名《法界聖凡水陸勝會修齋儀軌》六卷。更增畫繪像二十六軸,大興普度之道。此稱為南水陸。
志磐法師會被力邀重撰儀文,據《佛祖統紀》說,是因為人覺得「越王疏旨之辭,專為平昔仕官報效君親之舉,美則美矣,而於貴賤、貧富未見平等修供之意」。
南水陸
明末清初   雲棲寺袾宏蓮池大師(1532~1612)因見史浩所作北水陸儀文不宜,便取志磐南水陸之儀文重新加以刪改、修訂,而製成《法界聖凡水陸勝會修齋儀軌》共六卷,於古杭修設大齋。
靈峰的智旭藕益大師(1599-1655)曾親身躬逢盛而讚其儀軌「壇法精嚴,事理僃明,羅十法界於一堂,運三觀心於剎海,真不思議功德也。」
對於袾宏大師之內壇儀軌,藕益大師記載為:「每設供結界密護,除主壇一人,表白二人,齋主一人,香燈五人外,餘人例於幙外瞻禮,不得入內壇;壇內人出入,必皆易衣澡浴,所以得名如法供養。不似諸方濫張聖像,任男女襍沓遊觀,致使飲酒食肉、吞煙噉蒜之人,皆得熏薉尊儀也。」
 
清代   咫觀編撰《法界聖凡水陸大齋普利道場性相通論》共九卷(又名為《雞園水陸通論》)、又撰《法界聖凡水陸大齋法輪寶懺》共十卷。現今流行本亦有採用其文。  
清代 旻寧皇帝
道光年間
公元1821-1850 儀潤依袾宏《水陸儀軌》重編並詳述法會儀軌而成《法界聖凡水陸普度大齋勝會儀軌會本》,共六卷。亦即現今的通用本。  
民國   法裕重編儀潤會本。